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正文
"新四声"怎么得罪国粹了?
作者:于试 | 来源:原创 | 时间:2015-09-07 |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 | 【

为年轻人呐喊“新四声”

 

我已年欲跨七十,能操电脑,与世同步,并不顽固守旧。现在位居对联家之尊的不少是老手,老成持重。老手传新手,习惯之素养,要求联句的声韵必以古四声即“平水韵”为尊。所以,当“新四声”即普通话冲击“平水韵”的时候,便大惊,不得了。如某地举办对联以新四声为标准的征联活动,意欲阻止,应以“古声为主,新声为辅”,否则,国粹就“不国粹”了。

 

换双眼睛看“国粹”

所谓“国粹”,指国家独有的文化精华,也就是说,外国没有。对联称为国粹,不错。国粹在哪里?一、用汉字书写。二、分两行竖排,右行为上联,左行为下联。三、两比对仗。四、字句相等。五、平仄交替。六、联尾句脚,上仄下平。这些基本特征,外国人搞不明白,学也学不好的,中国人也没到位呵。为一个细枝末节,争持不下,认识上死搬硬套,穿着“鬼画桃符”的衣,“顶起碓臼玩狮子,费力不讨好”。要与时俱进!我虽然也老了,但不僵化,支持如是说。

只有违背了以上基本原则,才不配国粹了。

即便是国粹,其命运也有两种:一是消亡,一是发展。服饰“中山装”可谓近代国粹了,谁还穿呢?江泽民先生已不穿了,胡锦涛先生还穿吗?街上有几个人穿着走?你在穿吗?中国古老的手纺车,算国粹吧?中国的“水烟袋”万分国粹。哪儿有?只有到博物馆去寻觅了。而今所吸“过滤嘴”已经面目全非,脱胎换骨,不敢称国粹了吧!看来国粹只有发展,包括合理性变化。京剧是无可怀疑的国粹,它独有的服装、唱腔、乐器、走势、排场不能破坏,弄成“四不像”,但不等于原封不动,不允许动细枝末节!90%的事物都在承继中有所变化,不变就是一潭死水,这就是辩证法。现代戏的崛起,冲击了古装戏,。看古装戏的不多了,剩下些老年人看《宇宙锋》、《三苏起解》等,还是片断。京剧为了生存,旧瓶装新酒,编演《沙家浜》、《红灯记》等,引起了轰动。编演者对京剧唱腔及打击乐进行了适当的改动,散板过渡也作了相应的调整,言语一律用普通话。结果怎么样?被广大人民所接受并且传唱,亦未被人指背或说笑话!适者生存。

中国楹联学会归纳、整理、制定创作对联有六条基本原则:“字句对等、词性一致、结构对应、节拍对拍、平仄对立、语意相关。”

陶大明先生认为对联是格律文学,特点是对仗,要求上下联“字数相等、词性相类、平仄相协、结构相应、节奏相同、修辞相当。平仄有依照传统旧声者,亦有依照普通话新声者。”联律工稳,新旧皆通。

常江先生在《评联规范化之路》中说,“对于内容的要求,新旧四声的要求、联文字数的要求,一定要按启事所说的办”。

抓活路,抓主流,抓发展,不吊死在一颗树上。

“新四声”也应是继起之“国粹”,外国没有的精华。普通话惟中国是瞻!

 

从来长江后浪推前浪

 

平水韵是谁作的?又是怎么出现的?

比如李白《玉阶怨》:“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袜”、“月”当时属入声月韵,也不属于平水韵,今天则分别读为wa`、yue`.

掏一下根,第一次提出完整声调学说的,有沈约、谢眺等人,他们是南北朝梁代人(公元六世纪)。提出“四声”说,即从各类声调中抓取“平”“上”“去”“入”四个字作为调类名称,将所有的字的声调往里面扣,并研究出二分法,一类为平声,一类为仄声(上、去、入)。再规定两比上下相对处,平仄相对;同比前后词句相接处平仄交替。

讲究押韵,是从作诗开始的;讲究平仄,是从晋汉起笔的;平仄之定型鼎盛时期,是唐朝格律诗之流行。对联与格律诗是有血缘的母子关系,它从母胎中分化出来,平仄是遗传基因。对联单独使用,一般认定自五代始,初为辟邪迎春。

秦始皇统一文字,功不可没,初步形成了北方语言为主音韵。从隋代陆法言编写的《切韵》到《广韵》至孙缅的《唐韵》,为规范化的始作俑者。唐人作诗基本以《切韵》为圭臬。后来,才有南宋平水人刘渊的《平水韵》(106韵),再发展进步到周氏《中原音韵》(19韵)。平水韵是根据《广韵》的“同用”“独用”的规定加以合并的!平水韵为止了吗?发展到《音韵十三辙》。

声调变化了多少呢?因为普通话基本上沿袭了北方平水韵主体,平、上、去、入四字为代表;普通话是阴、阳、上、去四字为代表。变化不大。普通话的声母、韵母以及四声的来源都是《中原音韵》。中古时期的“入”声字消失了,被分别派入了平、上、去三声。令今之先生头痛的是,入声字进入平声的字,怎么辨析。普通话中的平声,纳入了少量变迁了的高而扬的入声字,总共只有230字,其他入声字,概进入缓而促的仄声字。况且,这些字,为数不多。

音韵、声调变化是社会的交流、融合、推动所起的作用,除此,没有另外解释。胶柱鼓瑟行吗?

为什么平水韵就一家独尊不可移动呢?用湖南人俗说,难道就是大妈生的好,普通话就是小妈生的?

旧韵难说新韵好,

小妈定比大妈强。

 

愧对“走进诗词之乡”

似乎唐诗的又兴起,似乎五四新文化运动又开发,全国都在“走进诗词之乡”。表面上热闹,其实质是什么?活跃全民族的高尚的精神文化生活,整体提高国民的国学素养,把广大群众引领到上流社会,为增强中国国力的综合素质出一把力。

这下子文联、文化局有事作了,到处网罗人才,新诗旧诗一起上,对联是诗词的儿子,当然也要上。“上”到哪里?到基础好的学校去,也到文化氛围好的乡里去,搞个“蜻蜓点水”。

老师教学生是讲的普通话,学生登台是讲的普通话,请来的先生也热衷于讲普通话,不然,语言不好沟通呵。难为情的是有先生普通话没过关,恨死了普通话。说实话,我的普通话就没过关,开始受聘在一所大学讲课,学生就说我的不少语言表述听不懂,学校向我敲了警钟。我觉得不能误人子弟,便辞职一段啃《新华字典》。

有先生带着“平水韵”下乡讲课,当然过不了关。谈到写作对联,强调必须用平水韵,平水韵是国粹不可改的。为此,我调查了20所“走进诗词下乡”的学校。他们一致认为,就是写格律诗、对联,还是用新四声好,新四声的阴、阳、上、去,也是传统的继承和发展,依然形成音韵的和谐美,让孩子们在平仄上不走回头路,少折腾。你想想,孩子们从幼儿园到中学都讲普通话,而创作的今天的格律诗、对联,又要用平水韵来写来读来朗诵多别扭,多耗时。老师难教,学生厌学。反复了解了学生的家长,他们说是因小而失大,误人子弟。

只讲平水韵的专家弄反题了,不是要对联服从年轻人,而是要对联服从社会需要!老专家也要向年轻人学习,后生可畏;不可仅限于抱紧古剑称妙,也可试试新剑称好!

有先生说----这一一副副从古声的传世佳联,多少年来流传于人们的口头,其韵味像美酒如清茗。。。。。。还有几十个古仄今平的汉字,如“福、德、阁、国、节、菊、峡、佛、学、读、宅、实、杰、茗、集”等,都从较高频率出现在古今对联作品中,如果都从新韵调平声,那么悬挂在名胜古迹、亭榭楼阁、酒楼茶馆、市井店铺门上的对联将会大煞风景。

有什么“大煞风景”呢?古对联读古声,新对联读新声。

古,唐伯虎对联:小亭结竹流青眼----卧榻清风满白头。“白”字念仄声。

新,于是对联:三叠啸马襟怀紫-----一唱雄鸡天下白。“白”字念平声。

怎样解决这个矛盾?真正走进诗词之乡,不负时代召唤与实用,最好的办法,是教育学生决不能割断历史,学习诵读古诗古联,必须给古读字注音,说明该字的古读法和今读法,读古诗用古读法,才明白它是合平仄的。特别是古楼台寺院的旧对联。而现在我们则不必要强迫学生买本《平水韵》去罗嗦盘桓;按照普通话的标准创作、朗读,一样的抑扬顿挫。查今天学生的对联优劣,主要看是否合乎对联六原则,是否合“阴、阳、上、去”的原则。

-----山川撒遍播黄种

黎庶徙开孕祖国(“国”读阳平声guo')

-----千金难买和为贵

     一纸不移善是德(“德”读阳平声de').

对于这样的对联,我们是大加赞赏的!“走进诗词之乡”的诗歌对联比赛中,拔了头筹。“走进诗词之乡”,要顺其自然,不是要搞倒大多数人,几个人固步自封,有什么意思?空闹了一会,晃着“平水韵”,拍屁股走了。中、小学生一无所获,老师和家长头痛。

 

“装在套子里的人”应该跳出来

 

俄国作家契诃夫独具慧眼,十九世纪末就写出了《装在套子里的人》。他讽刺别里科夫即使在最晴朗的日子,也穿上雨鞋,而且一定要穿着暖和的棉大衣;未婚妻和她弟弟骑自行车出山城,认为不成体统,眼前都黑了;看到求婚妻露牙放肆地笑,他气晕了;对别人的批评,他愤怒;失望于大家的不遵从,裹着一身衣,绊了一跤,从楼梯上滚下来,一命呜呼。活着的人忍着笑,假装着悲伤。

别里科夫终于阻挡不了社会的前进,但别里科夫一个接着一个,太多了。

曾有个省级楹联会长胡话,对联用新四声的,我看都不看!固执至什么程度!他既不懂世界运动规律,也不懂新四声,讲话方言十足,并不觉得汗颜。

邓小平先生说,历史是应当承认的。林彪有罪,但有功。过去的东西就让他存在于那里。借用他的话来说,新、旧四声也未尝不可。平水韵让它存在于那里,是合法的,是有功的,但它不能扼制新四声的发展,这正如旧诗不能扼杀新诗的发展一样。新四声形成的对联完全可以登堂入室,决不会辱没祖宗,是大势所趋。“不尽长江滚滚来”。

认识自己很重要。如果自己是旧四声培养起来的人,平水韵习惯成自然;如果是新四声培养起来的人,当然是普通话为最。为什么我就不能用新四声写对联呢?为什么就不能向年轻人学习呢?---因为不习惯,因为功底差。“耳中常闻逆耳之言,心中常有拂心之事,才是进德修行的砥石。”

认清形势更是必须。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方言太多,唯普通话听得懂。试想,电视台的主持人南腔北调会引导成什么样子?现在,港澳台都欢迎起普通话来,欢迎起简化字来,像余光中、李敖、马英九们,包括学生,多得很。简化字好写,普通话好听。教授们都跟上来,刘心武讲红楼梦,王立群讲秦汉史,易中天讲三国,于丹讲论语,没有平水韵呵。有人说简化字书法不妥,其实,中国的行、草书法,有不少简化字。简化字的制定,是根据它们来的。著名的楹联书法学家谷向阳所写的张鹏翮题三苏祠联: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其中的“门”,就是简化字。山东“蓬莱阁杯”大赛,湖北程鸿的对联----登此高阁仙作侣,养吾浩气海为师。“阁”字读平声符合时代要求,荣获二等奖。《余德泉对联文论》,把非汉语汉字对联研究、对联的英语对偶翻译,也扯进来了,连新四声还反对吗?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孙满仓认为,把传统文化在挖掘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又应用于当代。。。。。。,因此得到社会的认可,所以才走向了中央电视台,才有了十万联友下基层书写楹联、为群众服务所产生的影响。这里没有任何观点要排除新四声的意思,世移时易,新四声是应运而生。

从来的古代史、文学概论,都没有把对联列项,随着时代的发展,入项了,不是雕虫小技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发展过程,任何作品都有阶段碑记,声韵也是有时间段的。请跳出套子吧。

最后强调一下,普通话是国粹。新四声必将大行其道!。

2012.08.12

原载2012.10.5.中国楹联报

顶一下
文章录入:于乾试 | 浏览次数:
上篇文章:五律 爱在夕阳下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Open Login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