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那一年的夏天已经没有了4

未知 一句话

[ 2009年06月06日 │ By: 七星小虫 ]
我原来对戴安娜王妃没有兴趣,觉得她不是我的那杯茶。最近看到她华丽外表之下的一些做人故事,对于她总有了些感觉。不管她有什么毛病,几乎众口一词被人描述为有同情心,天生懂得如何与人沟通。她的弟弟在悼词中说,戴安娜的最大天分是直觉。这些我都相信,因为看到电视上一对普通英国大妇讲他们患绝症的女儿如何想见戴安娜一面,戴安娜不但来了,而且还跟他们一家交了朋友。她对那女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一定很愤怒!”这家人自孩子生了病,怎么安慰的都有,却没有人说过这话,但是女孩子觉得最能理解她的就是这句话!

  在别人情感上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事实上很多时候都帮不上什么忙,有时就靠说一句懂得的话,但是我们并不总能找到这句话,因为我们常常不能真正懂得别人。

  她出身富家,当年做幼儿园老师完全是出于喜欢,而且跟小孩子相处特别有办法。她同时还在一个美国人家做保姆,后来她做了王妃,还一直与他们联系,到美国时与他们见面,请他们去豪宅做客。

  说起来很容易。就算做秀,也不是人人懂得什么是有效的姿态。

  戴安娜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经常自嘲脑小如豆,笨得像牛,但是因为这个故事,使我相信她自有她的天赋,智商不大清楚,情商一定很高,本来长得美,在这个有了“情商”一种说法的年代讨这么多人喜欢,看来也是事出有因的。

  在特定情境下朋友对我说过的窝心的话,我是时时难忘。有时也有陌生人的一句话。来美国第二年的暑假,与一个朋友开车出游,在一个加油站加油,一个美国老太太见了我说:“急着回家去找暑期工啊?”让我至今不忘。我的家在千山外,可是老太太不像很多人那样把我当外人,也不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她只当我是许许多多暑期放假的学生中的一个。

  世上有很多聪明的人,会说很多聪明的话,但是不一定会说贴切的话,让别人好过一点,让别人心存感激。其实这样的话都是非常简单的话,但不是人人懂得怎么说。聪明是一回事,感悟力又是另一回事。

选自:《上半截与下半截——“生活圆桌”文选》 


作者:七星小虫┆分类:海里拾贝评论:0引用:0┆阅读:3936


圣域诗联|留言本站|联系我们|网站简介
Open LoginBar
关闭此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