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但得诗联修正果,还从勤奋铸金刚
作者:丰槐林主 | 来源:圣域诗联 | 时间:2015-02-04 | 【
    前时接到芳慧发来的【五人作品集渠芳慧卷】,委余为之诗联作品写点评析文字。拙笔点金,却感难事。然介于我与芳慧之交甚久,也愿意阅其文字,以便加深对他近几年来创作之路的了解,谁知,开卷读来,诗情之真,文字之丽,联义之奇,情怀之远,深深撼我,竟不能释手。
  与芳慧相识,是在2009年鱼台孝贤节上“孝贤杯”征联颁奖会时,一个20岁刚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一副眼镜也掩饰不住他那幼稚天真的神态。从交谈中我不由意外惊喜,他原来是故乡相距不到一华里的乡党小友。正在苏州科技大学读书。记得当时诸多获奖联友中,他是唯一的在校学生。乡情殷殷,分别匆匆,不免也有一些相勉话语,再相会时,雏凤凌空将是我最大地期盼。2013年,因照顾外孙的原因,我在上海客居了一段时间,脑海里竟没有放弃对芳慧的眷顾。11月的一个星期六我乘火车到苏州看望了这位忘年契友。交谈之中发现,时光的磨练,不懈地努力,面前人已非前者,言谈话语中,我看到了他的率真、执着,看到了他的努力成果,同时也看到了他明天攀登的台阶。说来也巧,姑苏石湖一别,一年后的同一天我接到了芳慧的点评之约。
   细细读来,芳慧的诗联卷,严谨的治学,独特的见解,逼真的再现,开阔的襟怀,无不令人击掌。诗词楹联的旨题情境能否成功谋篇,生活积累、感情积累、思想积累和艺术积累是必须的条件。然而,没有孜孜不倦的追求、持之以恒的决心、聪颖敏锐的洞察力是很难完成这些积累的。在芳慧的诗联中大处从江山社稷,小处到身边细微;远处从名山大川,近处从脚下眼帘,涉猎之广,竟如一个大型沙盘。字里行间寻来,他的境界和勤奋处处可见。在对联创作的过程中,他不拘传统的格律套路,大量使用了多种联中自对句式,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创作旨题。

 西出长安,东营泰岱,问青莲来此何年?逢绝好姻缘,添一个任城豪侠;
辞亲巴蜀,仗剑中原,看台阁居焉累代!竞峥嵘岁月,做三生天上谪仙。
这是芳慧用“联首自对”的手法撰写的济宁太白楼联。上联的自对句八字简述,说明了李白何处来、何处驻,为何驻的线索,铺垫了李白娶妻生子的史料,“添一个任城豪侠”阐述了李白对济宁地域文化的重大影响;下联以倒装的形式,睹物思人的感慨,展现了作者以对李白的追思,衬托出太白楼在济宁文化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万卷书励我以勤,圣人德我,老庄悟我,教我躬行天下事;
一生志成之有道,齐鲁始之,洙泗侑之,俾之赓续古来风。
在这写尼山书院采用了“联腰自对”的手法成功的肯定了儒家文化的渊源及影响。
今昔十年而已,喜村变连城,路变康衢,燕子飞来应不识;
官民一致使然,看业呈盛象,景呈秀态,仙家见到亦当惊。
在撰写陈仓区的变化时领字后用了“重字自对”的手法,加重了渲染色彩,使得笔下陈仓的变化“燕子飞来应不识”的氛围,更加鼓舞人心。

 贺朱复戡艺术馆开馆12周年、朱复戡艺术研究会成立10周年
零二年开馆,后二年立会,想名士风流,不独人间留翰墨;
其一者求真,再一者标新,欣艺林葱蔚,试从圣域证心传。
(两重字自对)
贺鱼台诗联学会成立
铺人文圣域为笺,蘸微山碧浪款怀,藉鱼台夜月落章,两行清韵流千古;
趁洙泗嘉时扬帜,对齐鲁长天振翮,来孝德儒乡朝圣,一脉淳风绿五湖。
(联腰同步自对)
徐州云龙山放鹤亭
此中真意几人参,放则为仙,招而为鹤;
山外横云千岫有,蓄虽是气,出便是龙。
(联尾自对)

 酬中原诗词网创办人中一先生见赠著作《易道心境》并迟贺金言付梓
易道演乾坤,疏瀹我心,澡雪我精神,然后以知微见著;
朴怀通变幻,探究其赜,索明其隐奥,遂而臻大璞空真。
(不等字自对—参差对)
  联语之多,变化之奇,不能一一类举。据悉,芳慧是“三边政策”:边学习、边创作、边总结。就这一“联中自对”的变换使用,足以看到芳慧治学严谨,独具匠心。他的大学毕业论文【对联中的自对浅探——以苏州园林楹联为主例】,就是对其自身一个很好地验证。少年爱端丽,青年爱潇洒。我依稀记得这好像常江先生说过这样的话,用在芳慧的诗联里却也恰如其分。可谓芳慧正行走在一个潇洒的年代。
  社会生活是诗词楹联创作的唯一源泉,生活的积累也总是和感情的积累紧密联系在一起。把生活变成诗词楹联艺术作品,深入生活、感受生活,由感性上升到理性,作者对生活的感受和情感的体验,既要融入,又能跳出,作冷静的理智的审视把握。这中间只有经过作者艰苦的、创造性的劳动,才能真正看到时代变迁、社会发展的本质。芳慧热爱生活,感受生活,奠定了他创作的基础。也可能是乡音的缘故,我特别注意了他有关的颂乡、思乡之作,充满了追忆,充满了眷恋,充满了憧憬。这大概就是芳慧创作的主要源泉之一吧。
何满子 童年
曾摘村头楝子,曾攀巷里榆钱。曾守儿年瓜数亩,星星伴着同眠。曾在流霞深影,轻挥放牧之鞭。    阡陌双双燕侣,斜阳几处炊烟。记得小桥风景外,那人一去无还。想念桐花满地,飘零柳絮满天。
儿时的记忆,萦绕着芳慧的心,一草一木,群羊双燕,甚至过眼的云、流去的霞,都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寄存在他的诗联之中。此时我想到了芳慧的字号:首羡子。是啊,他是故乡首羡集的儿子,这块土地扎下了他的根,留住了他的心。人常说:不与不孝父母的人交友;不与忘乡的人交情。生他育他的土地都不能留住他的心,此人作品里的河山之吟若说真情,你相信吗?
丰县凤鸣园
游园诚醉也,有崇阁卧波,闲云留影;
登塔一陶然,闻铎铃远响,仪凤清鸣。

 汉皇祖陵
吊古访遗踪,想骊邑新丰,枌榆旧社。
酹觞怀故事,记秦台夜月,龙雾雄风。
  这是芳慧撰写的丰县名胜。前联以联尾形声自对的笔法撰写了对家乡的赞美,一醉一陶,情溢言表。第二联却出人意外,由此言彼,由近思远。汉高祖刘邦的出生地在距首羡集17华里赵庄金刘寨,这里建有汉皇祖陵。对芳慧来说凭吊皇陵,即景抒怀当为易事。眼下的一代帝王乡的赞颂和祈福也应该是一般作者的思路。可芳慧对此一字未提,却对临潼“鸡犬识新丰”的新丰镇、“扼天子气”的丰县古秦台着笔联想。一正一反诉说了汉家雄风。意在联外,让人回味无穷。
长沙返苏火车上作
江南近若何?迢递问湘波。
云岸风千帜,天涯雨一蓑。
春寒花懒散,心远梦偏颇。
犹念一池绿,归来牧白鹅。

 再归枌榆匆匆又别
蓬转大城兼小城,中条疏雨汉家甍。
斩蛇人去都无那,邀帝风来壮有声。
聚是经年流水席,别如萦耳录音棚。
故园一见一回变,便自新奇过旧坪。
前诗为返,后诗为别。“犹念一池绿,归来牧白鹅。”童心未泯;“故园一见一回变,便自新奇过旧坪。”欢欣鼓舞。不同的情境以不同的着眼点表现了芳慧对家乡的眷恋及期盼。

 登苏公塔 
设我襟期与子同,群芳催促赴湖东。
云龙石气压高阁,松鹤心声起宋风。
俯仰已成痴者大,去来不改醉颜红。
何妨对牖脱巾帽,一任江山意味中。
  苏公塔坐落在波光浩渺的云龙湖畔东南隅,原名金山塔,“金山塔影”曾为云龙湖八景之一。登苏公塔是芳慧众多咏唱家乡胜景诗联之一。“云龙石气压高阁,松鹤心声起宋风。”诗中的颔联以云龙盛气、松鹤古悠张扬了云龙湖的历史底蕴,尾联用“一任江山意味中。”发人深省,如咀嚼橄榄一样,赏品颈联“俯仰已成痴者大,去来不改醉颜红。”的感慨。若是枌榆乡党,必然会产生共鸣;若是外地宾朋,必然会有“恨不云龙访鹤影”的遗憾。
   两年前,首羡小学发生一校车悲剧,死伤惊人,在苏州攻读的芳慧,悲痛之极,疾书【雨霖铃】 祭奠梓里母校校车惨祸中化鬼诸儿童。
残曛悄灭,正愁霾里,惨气偷噎。须臾横祸飞至,车侧毂,沟塘为辙。已是娇躯毁损,况冰水磨折。哭夜裂,父母哀哀,黑白阴阳永相诀。    人间万事从头说,悖谁心、百变风魔帖?忠言稚子须记,均切莫、再尝寒热!诺尔今宵,虚梦伤情顾影成别。自此后,休问乡关、没在千秋雪。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与物而动,故行于声。”【乐记.乐本】任何作品的立意都是依赖于社会生活,依赖于对客对象的熟悉和了解,依赖于客观事物激发出来的感情。当生活的燃料激起作者的炽热感情、燃烧起感情的火焰时,作者情不自禁地寻味、思索、酝酿、构思、感悟,于是,一个好的作品就会诞生。我的叙说可能偏重了芳慧的家乡之作,但这里的确找到了他创作的根,感悟的源,成功的路。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看完芳慧发来的诗联稿,不由得我多了几分感慨,孺子可畏矣!如果说,没有事前告知,我很难定位到此集的作者是渠芳慧。除了我上述其有关立意的叙说以外,诗联的艺术修养也是令人称道的。诗联是形神结合、情境融合的产物。 作者通过积极的形象思维,将灵感再现于诗联作品中,从而使读者领会和接受,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产生感情的共鸣。
龙泉书院
芸窗月冷时,不妨读一二本奇书,冲开关隘;
文圃花深后,直要为万千枝新蕊,破尽藩篱。
上联的对联修辞考究,烘云托月,以小衬大。字面轻轻松松,冲开关隘的前提条件,竟是一二本书,妙处即在于“奇”字成了“联珠”,如灯、如火,点亮了此联的主题。联外想来,自然是龙泉书院治学的博大精深。下联用递进的直叙笔法,道出了书院的社会效果:“为万千枝新蕊,破尽藩篱。”如此构思谋篇,遣词造句,可谓老道。
  芳慧是学古典文学专业的,诗联中有些冷字旧典,自然也能理解。但这应该视为前进中的羁绊。对联应归入民俗文学的范畴,它应该是属于大众的。简单通俗的语言写出为大众称道的精品,那才是真正的精工巧匠。芳慧的诗联中也不乏这样的作品。如
胜日腾龙,谁催富裕全方位;
神州驭马,我与幸福零距离。
  这是 芳慧撰写而获殊荣的央视马年十佳春联。全方位、零距离都是日常口头用语。此联除了构思谋篇精巧外,此类用语的点缀,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泰化杯“美丽离石”全国征联大赛一等奖题于成龙的一副对联:
身德贵如万亩田,不能生草;
公心清若一池水,可以养莲。
简单的口语入联。“不能生草;可以养莲。”已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语言,却以绝对优势打动了评委和读者。可见芳慧掌握了这样一个创作“秘诀”:把最恰当的字句,放在最合适的地方,表达最需要表达的主题。联如此,诗亦如此,如:
石湖夜雨
渐觉窗虚石气侵,又闻竹动雨声深。
故园应是晴明夜,满院桐花一架琴。
姑苏城边,楞伽山下,枕湖听雨的芳慧,夜不能寐,思乡之情驱之命笔,“故园应是晴明夜,满院桐花一架琴。”简洁的语言,朴实的情感,怎不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李白的《静夜思》啊!
  芳慧的诗联作品甚多,我自觉力有不逮,但勉力为之,感言远不能尽述。现已是凌晨1点,搁笔之时,想到了即将付梓的《丹桂五枝年并少——当代联坛青年五人作品集》,想到远在苏州的枌榆小友是否还在灯下笔耕?竟毫无睡意。阳台上两盆四季丹桂缕缕幽香不断涌来,勾起我无限遐思,若待明晨朝日跃,必然馨馥满院庭!
   拙笔赘述,必有讹误,以期不吝赐教为幸。

                                   甲午年大雪  于思云轩

顶一下
新闻录入:admin | 浏览次数:
Open LoginBar